Monster .

《天真无邪当饭吃》厨师瓶邪+HE

隔壁做菜的:

第十五章
(前方高能!前方高能!前方高能!)
艹艹艹!小哥怎么知道我喜欢他了!他怎么又喜欢我了!吴邪靠着门进行着激烈的心理活动。艹艹艹!我刚刚这是跟小哥接吻了。怎么这么突然!这事儿不对,一定不对!正确的发展顺序不该是我们一起生活了四年,我一直暗恋着小哥,小哥不知道,然后分开工作各自成家立业吗?“啪啪”吴邪拍了自己两巴掌,艾玛,痛。小哥他竟然知道了我喜欢他,还说他喜欢我!吴邪脑子闪过张起灵的笑,确实是笑了,那种感觉跟天使背着翅膀突然周身光环降临在你眼前一样,奇妙梦幻,让你不由得随着她的目光去了。不不不,小哥的脑子一定出了问题。一起生活都快两个月了,就从来没见小哥笑过,虽然小哥对我很好,但是怎么会喜欢我,艹,一定是梦中梦,我的心理活动只有我知道,所以一定是梦。天呐,吴邪你做了一个什么梦,你竟然……你……快醒吧,快醒!
吴邪掐着自己的大腿,艹,好痛,抿着唇,被张起灵啃肿了,感觉有点不一样。这似乎是真的,这竟然是真的!我喜欢小哥,小哥也喜欢我,张起灵喜欢吴邪诶,哈哈哈哈哈哈哈。吴邪舔了舔嘴唇,吻技高超的小哥,比女孩子还水嫩的嘴唇,温柔细致的引导,充满乐趣的拥吻,怎么可以这样,吴邪想不去想那些画面都做不到。可是自己最后竟然破坏掉了,哎,吴邪你真是弱爆了……
张起灵虽然无比淡定地进了浴室,可是心中的火完全没熄,脑海里全是吴邪的样子,被自己吻了脸颊后的炸毛,小心翼翼望着自己时的害怕,知道自己喜欢他时眼睛里闪了光,主动吻自己时的害羞,爱自己却不逃避的样子,张起灵扳开花洒开关,淋了一通冷水才堪勘压住了欲望。一向波澜不惊的张起灵每每都被吴邪扰乱了心智,20年来,自己的心都像是一潭死水,却被吴邪这一颗石头“咚”的一声漾起了涟漪。
真好,张起灵想,张起灵喜欢吴邪,吴邪也喜欢张起灵,真好。

“吴邪。”一个让吴邪提神醒脑的声音。
吴邪震了震,抬眼去看。小哥就穿了个裤衩站在自己面前,身上的水汽还没干,偶尔有一两颗水滴顺着肌肉线条滑下去。头发湿漉漉的贴在额头上,清晰了眉目,微眯了眼看着自己,吴邪吞了吞口水。
“我饿了。”张起灵用毛巾擦着头发,边说边走向卧室。
“饿了?对对对,做饭!”吴邪猛然反应过来,还没有做饭呢,于是冲向厨房。
到厨房里一看,没有买菜,只能做一顿面条了。
吴邪点了火,瞟到张起灵已经套好家居服很随意地靠在门框上,于是低着头故作镇定的地说:“小哥啊,那个,今晚没买菜,只能委屈你吃面条了,哈。”
张起灵看吴邪实在是可爱,索性几步上前关了火,打横抱起吴邪就往卧室里走。反正亲都亲过了,不介意再近一步。
“那就别做了,吃你就够了。”
吴邪没想到张起灵不仅学习能力很强,连调情的能力也很强。吴邪想,反正两人的关系也挑明了,迟早都要到这一步,都是大男人,就不扭扭捏捏了。
“小哥,我还没洗澡。”吴邪双臂挂在张起灵脖子上挺自然地说。
张起灵顿了顿,又抱着他转身去了浴室,把吴邪放下,打开花洒,试好了温度,很快,浴室就升起一片薄薄的雾气。张起灵剥光了吴邪,示意他站过去。吴邪乖乖站到花洒下,心想反正烟雾朦胧的,脸红也看不到,一个男人目不转睛的看自己洗澡,这种感觉还真TMD奇妙。
吴邪僵硬地转了几下身子,好让水把周身淋湿。有人看着自己,吴邪突然不知道该怎么洗澡了。张起灵关了花洒,取了洗发水揉在自己头上,轻柔地揉着,力度刚好,很舒服的样子。吴邪想自己头上肯定顶了满头的白色泡沫,看小哥认真仔细的模样,小孩子心性大发,用力的甩了甩头,泡沫纷飞,落了张起灵一脸。张起灵下意识闭了眼,满手泡沫愣了愣,吴邪早就哈哈笑得开心。可是看张起灵微抿了唇,不动声色地看着自己,吴邪好不意思起来。
“小哥。”吴邪伸出手掌去帮张起灵擦干净。额头,眼睛,鼻子,下巴,泡沫早就融化了很多,吴邪也没什么可擦的,不过是趁机摸了张起灵一把脸,很好看的模样,双眼就那样安静地看着你,很容易不好意思起来。
吴邪的手指还摩挲着张起灵的下巴,低了头,轻轻的咬了咬。“张起灵,吴邪好喜欢你的。”
于是接下来的洗澡时间缩小到了刚刚的一半,张起灵简单粗暴地给吴邪擦了个头发。
吴邪的腰给抵在洗漱台上,硌得有点痛。忍不住发出的沙哑声音漾得张起灵加重了舔咬的力道。“嗯!”吴邪闷哼一声,牙齿无意识地摩擦了一下含在嘴里的一点,握在张起灵腰上的手紧了紧。胸前那一点传来的电流让张起灵有些受不了,在吴邪小腹打圈的手滑到了大腿内侧,捏了一把早就想抬头的小吴邪,“嗯!”吴邪的阳★具高高的挺立了起来,抵在张起灵小腹上。
“小哥……床……床上……”
张起灵闷闷地嗯了一声,抱小孩子似的把吴邪抱在胸前,几步就走到了卧室。
张起灵左肩的墨色麒麟霸气张扬的显现了出来,那样狂傲,似要跳出来似的。麒麟文身的主人正亲吻着自己的身体,脖子,锁骨,胸前,那样令人战栗地吮吸啃咬,不轻不重,痒到心里。吴邪想着等一下要做的事,有点害怕,下身的挺立像一件艺术品似的被小哥把玩着,吴邪忍得很难受。
张起灵修长的手指执了吴邪的阳★具,涨大到紫红的程度,前端不断向外溢出白色的液体,张起灵把头埋进吴邪的大腿内侧舔了一把。粉红色的舌头从根部扫到前端,含住一张一合的前端嘬了一口,浓烈的雄性气息。吴邪倒抽了一口冷气,弓起身子。张起灵用手扶着吴邪的大腿,然后一点点把整个阳★具含进嘴里,太大了,含得有些困难,前端扫得喉咙口痒痒的。然后有节奏地吞吐了起来,吴邪实在受不了了,嘴巴里却喊不出连续的句子:“小……哥……不要啊……我想……啊……”张起灵听到心里,重重的吮吸了一下,吴邪一颤抖,全shè在张起灵嘴里。吴邪抓着床单,感受着张起灵的吞咽,眼角滚下泪来。等到吴邪shè完,张起灵吐出吴邪的阳★具,因为嘴里还含着精★液,只能用手指安抚着软下去的小吴邪,吴邪舒服地哼了出来,觉得有了张起灵的周到,高潮后的抽空也不是那么无力了,反倒又被勾出了兴致。
张起灵扳开吴邪的臀★瓣,把温热的液体细致地涂抹在后★穴上,张起灵灵巧的舌头完成了这项伟大的任务之后还不够的样子,抵着穴口向深处的温热探索着。太紧了。张起灵抬起头对上吴邪的眼,“不怕。”吴邪呆呆地看着,那样平静美好的目光,张起灵的声音安慰了内心所有的紧张,心里突然就放松下来。嗯,张起灵,我不怕。
张起灵极长的食指探进来的时候吴邪觉得好像也不是那么难受,紧接着,是中指,有一点肿胀。张起灵心疼吴邪,不打算放第三根,骨节分明的手指动起来的时候吴邪明显受不住。可是那声音听到耳中,张起灵也忍耐不了,极力定了神,扶起吴邪,让他坐在自己大腿上,双腿夹着自己也不致太难受。吴邪双手撑在张起灵胯上,阳★具早已经再次挺立,张起灵双指在自己的甬★道抠挖,很快就触到了不一样的地方,吴邪的甬★道重重地收缩了一下,呼吸也停了一拍,张起灵双指退出来,手掌罩上了吴邪的阳★具,另一只手扶着自己忍耐了太久的阳★具对着那处已经溢出液体的湿热捅了进去。“啊!”要完全含住那个巨大东西,虽然做好了准备工作,还是让吴邪叫了出来。张起灵看了看眼神朦胧的吴邪,一手握住吴邪的腰,就快速抽★插起来,嘴巴堵住了吴邪的呻吟,品尝着吴邪的舌头,只泄出“咿咿呀呀”的音节。
吴邪快要哭了,自己的阳★具难受得厉害,可是又极力忍着想等小哥做完。
“想要吗?”张起灵沉沉的声音吐在自己耳边,带了嘶哑。
“嗯”吴邪带着哭腔还是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张起灵含了吴邪的耳垂,挑了眉,手指捏着吴邪的臀★瓣,呼出一句,“可是我还没做够。”
吴邪简直苦笑不得,这个闷油瓶子平日里正儿八经的,到了床上一点都不正经,这是要折磨死自己吗?于是趴在张起灵身上没脸没皮地求起人来。
“张起灵~啊~求你了……”张起灵本只是xìng趣来了逗逗吴邪,他吴邪要什么自己不给呢,不过看吴邪这么可爱的样子,心里改了主意,决定让吴邪再可爱一点。
“嗯?”张起灵装没听到,还把吴邪的前端制得更紧。
吴邪真想一头撞死算了,可是身下那个东西实在是不争气。于是提高声音:“张起灵,我求你了。”
“大声一点。”
“艹!张起灵!你……”张起灵咬住吴邪准备骂娘的嘴,停止了后面抽★插,套弄起吴邪那小东西,沉下脸道了句:“吴邪,七次。”
吴邪脑子一空,shè了出来,张起灵眼中闪过笑意。吴邪看在眼中,明白了自己这是被张起灵玩了,想到自己刚刚的样子,窘迫起来。还没等自己反驳什么七次!张起灵就再次动起来。每一次进入都撞在那一点上,吴邪嘴巴里就只剩啊啊啊嗯嗯嗯。
吴邪的甬★道有节奏的收缩着,溢出的液体使这项运动发出噗噗的声音,张起灵感受着吴邪的需要,加快了心跳的节奏,像是要被吸进去似的,虽然被夹得厉害,每次顶入都让自己忍不住哼出来,但是顶在光滑的内壁上,摩擦的快感,通道的湿热,还是让张起灵加快了速度。更要命的是,身下的吴邪因为受着自己的撞★击,疼痛却渴望的模样,支离破碎地叫着自己的名字,明明叫着不要,却弓起了身子迎合自己,张起灵怎么不满足吴邪呢?
“张起……嘶……灵”拔出。
“嗯。”重重击到那一点。
“啊啊啊啊!”
如此反复,乐此不疲。
听着动听的水声,享受着从阳★具传达到全身的快感,张起灵抱着面前那人,脑子轰地一声,shè在了吴邪的身体里。
张起灵想着两人都是第一次,不宜过度操★劳,七次是没有的,不过看吴邪在最后也亲吻着自己以作安抚,张起灵换了个体★位再来了一次。
你看,事情的发展远不像电视剧那么曲折,生生要男女主误会了千百次才在一起,两个有情人,在爱上对方的那一天就注定了会在一起的,没什么突然也没有隔着时间的万水千山。

评论

热度(7)

  1. Monster .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平淡人生隔壁做菜的 转载了此文字